[ 收藏 ] [ 简体中文 ]  
臺灣貨到付款、ATM、超商、信用卡PAYPAL付款,4-7個工作日送達,999元臺幣免運費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音樂 圖書 女裝 男裝 童裝 內衣 百貨家居 包包 女鞋 男鞋 童鞋 計算機周邊
燃點(正在發生的創業史)
該商品所屬分類:管理 -> 企業管理
【市場價】
450
【優惠價】
315
【介質】 book
【ISBN】9787521700107
【折扣說明】一次購物滿999元台幣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2000元台幣95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3000元台幣92折+免運費+贈品
一次購物滿4000元台幣88折+免運費+贈品
【本期贈品】①優質無紡布環保袋,做工棒!②品牌簽字筆 ③品牌手帕紙巾
內容介紹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21700107
  • 作者:編者:燃點劇組
  • 頁數:208
  • 出版日期:2019-03-01
  • 印刷日期:2019-03-01
  • 包裝:平裝
  • 開本:16開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數:121千字
  • ◎《燃點》電影同名圖書。
    ◎彙集經典創投案例,是一部真實鮮活的當代創業圖鋻,對創造這個時代的創業者進行了*深刻而真實的追蹤與刻畫。
    ◎無雞湯不造神,這是關於創業的追問與沉思,也是當代創業者的反思錄。創業路上,除了輝煌與成就,還有無盡的孤獨與艱辛。
    ◎聚焦當下移動互聯網時代中的創業群體,長達14個月的跟蹤采訪,真實展現正在發生的創業史。
  • 創業,或許是這個時代改變世界、改變自身命運最好的方式,也正是因為創業者們不甘現狀,所以他們縱身躍出舒適區,打破舊有常規,推動社會前進,並先於所有人迎接未來。這些創業者們改造著一個個產業,也改變著中國。 本書用文字記錄了11位極具代表性的創業者——姜逸磊papi(papitube)、傅盛(獵豹移動)、馬薇薇(米果文化)、安傳東(草根創業者)、羅永浩(錘子科技)、金星(新氧科技)、許單單(拉勾網)、孫海濤(51信用卡)、孟雷和潘飛(皇包車旅行)、戴威(ofo小黃車)——他們創業歷程中一段經歷和他們的燃點時刻,真實地反映他們的信心和勇氣,他們的焦慮與彷徨,他們的初心與堅持,還原了他們那些不為人知的細節:他們如何面對挫折和焦慮,如何面對員工,如何面對家人,如何熬過艱難的時刻又是如何做出一些“不得不做”的選擇。 他們,是這個時代想要改變命運的年輕人的縮影。盡管創業的過程充滿艱辛,就算隻有1%的成功機會,他們也願意奮不顧身。 本書記錄的正是這些人,以及中國正在發生的創業史。
  • 《燃點》劇組 導演 關琇,最早聚焦中國創業熱潮的真人秀節目CCTV-2《贏在中國》及其續作浙江衛視《我是創始人》的總導演,亦曾擔任《我在故宮修文物》藝術顧問及《喜馬拉雅天梯》出品人。《贏在中國》關注了包括柳傳志、馬雲、史玉柱等在內的優秀企業家,也受到經濟界重要人物的關注。 蕭屺楠,2009年獲香港浸會大學“電影電視與數碼媒體藝術碩士”學位。其後進入由導演賈樟柯所成立的西河星匯影業有限公司,開始電影製作及統籌工作。2015年起,以獨立導演和剪輯身份參與各類劇情及紀錄片的製作。作品包括《Hello!樹先生》《海上傳奇》《金城蘭州》等。 制作公司 北京細藍線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於2016年11月,秉承以“現實題材”為核心支點,記錄城市生活,反映現實情緒,形成以短視頻+電影+綜藝+海外內容相互支撐的內容和資本矩陣,致力於打造集生產制作、推廣、商業變現為一體的綜合文化公司。
  • **序
    讓《燃點》點燃每一個青年人心中的創業烈火 / 徐小平
    壹 傅盛:重回賽道
    貳 papi:始於爆紅,終於初心
    參 馬薇薇:光鮮背後的焦慮與快樂
    肆 安傳東:小人物與命運之爭
    伍 羅永浩: “異類”的蛻變
    陸 金星:十年行至成功前夜
    柒 許單單:時代幸運兒的創業維艱
    捌 孫海濤:沒有取舍,隻有all in
    玖 孟雷+潘飛:“草根”與“精英”,賽場與戰場
    拾 戴威:理想主義者的狂奔
    致謝
  • 傅盛:重回賽道 2018年3月21日,北京水立方,獵豹移動“機器人之夜”發布會上,傅盛縱身躍入泳池,現場激起的除了水花和觀眾的掌聲,還有現場大屏幕PPT裡那句赫赫有名的——凡是殺不死我的,都會使我*強大。
    這是一位十年創業老兵的第三次*地反擊。人們猜測、調侃、質疑——獵豹移動,一個好端端做軟件的公司,憑什麼跑去研究硬件,還是機器人這種**復雜又門檻奇高的領域?傅盛曾用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宣布美國登月計劃的那場**演講中的一句話,解釋自己投身機器人領域的初衷——“我們決定在這十年間登上月球並實現*多夢想,並非因為它們輕而易舉,而是它們困難重重。” 十年創業,三次突破,從傳統PC軟件公司到移動互聯網出海領軍企業,再到如今all in AI,在人機交互這條賽道上,每一次突破都是傅盛和獵豹重新思考、發現自我的一場探險。為技術找到應用場景,用產品解決實際問題也成為了傅盛帶領獵豹實現非連續性創新的獨特標簽。
    “創業就像玩德州撲克,有時候你一開盤,這個行業就沒了” 在中國互聯網江湖中,傅盛走的是一條非典型的路子。他是中國*早的一代產品經理,親手做出360安全衛士幾億用戶的奇跡,又臨危受命重組金山,創辦獵豹移動,獨闢蹊徑開拓海外市場,第二年就登陸紐交所,成為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標杆,完成從0到1的積累。拿**普世的價值衡量標準看,傅盛從24歲開始的每一步,都是普通人終其一生想要追求的成就。
    然而步子跨的太快,可能是運氣,也可能是詛咒,尤其是規模越來越大的時候。
    2016年開始,獵豹的增長率開始下滑,股價應聲下跌,*瘋狂的時候,三天跌了30%以上,傅盛特地查過一下中概股跌幅榜,獵豹排名第二,那是“割肉一樣的痛”。
    傅盛不能理解。作為十幾年的互聯網老兵,他的核心產品Clean Master在軟件清理這個領域已經**了*大部分對手;他沒有比以前不努力,天天各種盯產品細節;招來的人纔也***……為什麼突然不行了——這件事為什麼發生在一個如此年輕朝氣並且努力奮鬥的公司身上? 他開始逼迫自己*深入地思考原因。
    他一度覺得問題是獵豹上市太早,核心業務沒有特別強的時候就被財報數據拖累。如今復盤,他把那段時期稱為“一條非連續性的鴻溝”。
    作為*早探路**化的中國企業,獵豹抓住了**安卓*初爆發時期的流量和廣告紅利,但也正因如此,它的商業模式*脆弱。這種廣告模式一旦成為穩固性業務,就很難實現爆發性增長。
    國外沒有BAT,但國外有Facebook、Google。政策是他們對依附於他們的上下遊企業的殺手锏,獵豹海外業務賴以生存的信息廣告位,可以因為一條政策的發布,一夜之間價值暴漲,也可以一夜之間分文不值。就如同諾基亞高管那句**的“我什麼也沒做錯,隻是因為世界變了”。
    獵豹需要新的獵物。傅盛目睹過一批與獵豹同時代甚至*年輕的企業,在劇烈變化中崩盤,消失,甚或賣掉。因此即便隻有10%的公司能通過轉型活下來,他也要背水一戰。
    他在獵豹內部啟動了痛苦的轉型。他用《亮劍》裡獨立團團長李雲龍的一次突圍解釋自己的戰術:分頭突圍,多搞隊伍,自顧自先跑。
    他試了很多方向:LiveMe海外直播、輕量級的小遊戲、音樂社交軟件Musical.ly、AI機器人 (包括接待機器人豹小秘,零售機器人豹小販,基於獵戶機械臂平臺的豹咖啡,小豹翻譯棒,小豹音箱等智能硬件)……有的內部孵化,有的直接投資,還有的得益於早期布局。獵豹就這樣開始了自己的第三次變革之路。
    過去幾年,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多元化一直都是備受爭議的話題,美團創始人王興的無邊界理論,**頭條張一鳴的四處出擊,包括獵豹從PC殺毒到互聯網工具APP、再到人工智能軟硬一體化的大幅度跨界,隻有身處其中的創業者纔能洞悉這一繫列動作背後的邏輯。就像傅盛和張一鳴聊天,傅盛說他發現人能夠往前跳一步隻有兩個可能,**,有極其偉大的夢想;第二,被逼的。張一鳴的回復是:不對,隻有一個可能——被逼的,很多東西都是被逼出來的。
    到**,傅盛也不認為獵豹已經跨越了過去,但至少成功的概率增加了。LiveMe推出四個月就登頂谷歌應用商店社交產品暢銷榜,成為美國*大的獨立直播平臺;輕遊戲業務**有11億下載,逐步構建起強大的遊戲矩陣; 工具業務也持續創新,在海外和**都重新找到增長飛輪。**的獵豹,已逐步形成了工具、互娛、AI與投資四輪驅動的新格局。
    獵豹的轉型之戰中,*難的是做機器人。從互聯網工具產品到人工智能,這是一場巨大的跨界,每走一步都會面臨信息的斷層。“我真正做機器人後,纔理解什麼叫跨界——團隊成員都講中國話,但是彼此都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大家的思路構架都不太一樣,既要讓做互聯網的人理解AI的路徑思維、行業特點,又要讓做AI的人理解互聯網的思路。真正跨界的人纔,**還沒真正出現過。” 如今,獵豹在人工智能領域突破不斷。語音交互上,作為*好的中文語音合成技術(TTS)獵戶語音OS目前占有中國智能語音市場份額**。基於社交場景的AI翻譯神器小豹翻譯棒憑借在京東、天貓兩大電商平臺的優異表現,拿下了7月全國線上翻譯機品類的***。*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獵豹移動攜旗下人工智能公司獵戶星空,與來自十大行業的13家企業簽訂了千臺“豹小秘”機器人的意向采購訂單,成為服務機器人產業在中國的破冰之舉。
    在一次和投資人張穎的談話中,傅盛把創業比作德州撲克,“德撲的本質就是你不斷抓牌,*後抓得一手好牌,然後用這手好牌一次性all in。創業也是這樣,你並不能保證你當時的方向就是這個行業*好的方向。而且有時候一開盤,正好這個行業就沒了。” 這大概是大部分創業者逃脫不掉的宿命,不管從0到1,還是從1到100,就像周鴻祎在朋友圈感慨自己的“人生是失敗的”,就像馬化騰為越來越看不懂現在年輕人的喜好而焦慮不已。
    “你沒有辦法避免一件事情的發生,或者你不可能隻是把一件事情做好,其他事情就會因此*好。有時候過去的經驗實際上是未來一些發展的阻礙,要學會*快地重新清空,然後去尋找下一塊領地。” 他後來*進一步的思考發現,獵豹股價下跌那段時期,Google政策的變化隻是外部環境變化的一個具像表現形式,真實原因是,那個時候的整個移動互聯網布局已經結束了,“我們在**的安卓生態中有百分之十幾的占有率,這招來了無數多的中國開發者,做了各式各樣仿獵豹的APP,各種各樣的清理軟件都擠到Google排行榜去賺廣告費,Google看到後就干脆收緊了。” 傅盛把自己過去三年的成長總結為理解了進化本身。直到一年前,他都是牛頓還原論的堅定支持者,認為所有的東西就是放到A就知道B,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努力就能成功。他用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擺脫了這種心理模型,他開始認識到商業和社會環境中蝴蝶效應的存在,不是相信命運,是理解了規律,不是和命運把手言歡,是知道不是靠自我的努力和奮鬥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他開始重新思考創業的本質究竟是什麼。他想起**次見雷軍時,雷軍對他說的一番話:“傅盛你知道嗎,一個人要做成一件事情,其實本質上不是在於你多強,而是你順勢而為,萬仞之上推千鈞之石。” 對於創業者來說,努力、勤奮、堅持是基本條件,但是能贏的還是極少數。這種順勢而為的思路,他當時一直沒有理解,直到通過一次次痛苦的生死突圍,纔逐漸揣摩出如何找到那塊石頭,去推一把,成為一個蓋世英雄。這可能就是創業的本質。
    正是因為遇到了一些困難,和進入不熟悉的領域,讓傅盛對自己思考的壓迫到了自己都沒想過的地步。他找各個行業的大人物交流,找雷軍聊天,找張一鳴喫飯,參加混沌大學創業營,聽大師講生物學思維,然後發現“你見過那麼多的牛人以後,你發現,其實牛人就是在不斷的改變自己”。
    他也逐漸意識到,這可能是中國整個創業者群體面臨的問題。“為什麼很多公司跨界容易失敗,因為思維體繫要改變。而且不隻是一個人要改變,*是一個團隊。我們都要去理解這個社會*根本的基礎規律,從*底層構建思維模型,用科學的思考去面對創業。” “重新創業,我們比任何一家創業公司都*有套路” 30歲以前,產品經理出身的傅盛一直有一個願望,就是去科技創新*發達的美國看一看。那還是一個copy to China的時代,他不甘心中國人每天努力工作,卻永遠隻能被人說抄襲。
    這個願望在他33歲那年延遲實現了。從硅谷、斯坦福大學、創業公司,一個一個拜訪過來,他發現“美國人比我們休閑,但他們老去想怎麼去做不一樣的事情。不一樣的東西競爭成本*低,他們靠不停的思考和不同的路線實現了他們在高昂人力成本下的創新”。
    這場美國之旅給了他另闢蹊徑突圍的靈感,當時的他,正苦於內有金山合並融合困局,外有強大對手360的虎視眈眈,找不到一條突圍的路子。
    他思來想去,把可以匹配獵豹的創新鎖定在出海。“其實技術水平(與國外)已經沒有什麼差距了,甚至用了他們的產品,會覺得我們產品做的*好。那個時候就發現了我們有機會做**化。” 2013年,獵豹舉全公司之力all in海外市場,代價是**停掉了在**市場有幾千萬活躍用戶的電池醫生。在**與國外市場之間,傅盛做了選擇,而且是不容質疑的選擇。這一仗打得很漂亮,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Clean Master**用戶量從零漲到了三四億。
    經歷過出海這一仗,傅盛將“突破”和“創新”這兩個詞銘記於心。
    上市後不久,他成立了創業孵化平臺——傅盛戰隊,後來升級為紫牛基金,他*大的訴求就是“我得看看下一代會發生什麼”。基金規模不大,就是去理解當下新一輪創業的年輕人在做什麼。他在硅谷也投了一個小基金,自己則是美國以色列滿世界考察,他希望知道哪些技術在發展,哪些創新是方向。
    這種對商業創新環境的長線布點,讓他在2016年初就敏銳地意識到,移動互聯網的格局基本定型了,互聯網會變成基礎產業,互聯網的競爭一定是向傳統行業滲透,會有新產業在互聯網的基礎上崛起,和獵豹同時期的科技公司會成為中國*後一批純互聯網公司。
    “過去互聯網模式是輕、快,如今的商業邏輯已經跟20多年前的互聯網思維邏輯**不一樣了,**公司要盡量做重,隻有做重,纔能建立足夠深的護城河生存下去,並抵御住巨頭。” 而人工智能即將成為互聯網未來發展的趨勢。這一判斷直接導向了獵豹機器人戰略。
    2016年底開始,傅盛常常提一個詞:再創業。這是太早得到矚目的創業者既幸福也悲哀的地方,獵豹上市後,公眾隻注意到獵豹通過出海找到方向,很少想到獵豹其實是一家歷史**長的公司,有很多積重難返的東西,但是“一旦重新創業,我們會比任何一家創業公司都*有套路。” “我一直都覺得我內心有極其細膩和脆弱的一面” 2017年,傅盛在混沌大學創業營學到了對自己思維認知至關重要的一課——生物學思維模型。這個模型給他帶來的啟示是理性看待創業這件事,把公司看成一個生命體,困難也好,挫折也好,都是公司必經的一個過程。
    而理性,與他的天性是相反的。“小時候,我們家小貓死了,我哭了很久,特別受不了,情感很脆弱。”中學的時候,他*愛哭,受不了委屈,爸媽一說就哭。後來他解釋自己那段時間的成長經歷可能和父親經常出差有關,常年跟母親生活在一起,又是獨生子女,很容易有些女性化的色彩。他一直都覺得自己的內心有極其細膩和脆弱的一面。
    這種細膩和脆弱,讓他在經歷公司重大抉擇的時候,尤為痛苦。“有一段時間,每次有人離開,我都受很大的心理影響。後來我就可以比較理性的面對了。我覺得,人進人出,無論對個體進化,還是組織進化,都是好事情。”理解到這一層後,他纔開始大刀闊斧拆分事業部,鼓勵內部創業,出售部分業務。機器人業務直接放到體外孵化,用投資的方式鼓勵內外競爭,推進公司新陳代謝。
    細膩的人,對創業孤獨的理解尤深。“從創業開始就**孤獨,你的困難是很難跟人說的,你得自己去消化掉。你跟團隊說,團隊崩潰了;跟家人說,家人說別那麼累干嗎要去創業;跟投資人說,投資人跑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去分享一些東西,因為我覺得創業者挺孤獨的,不圖什麼,就圖大家在孤獨的過程中,有人跟你同行。” 他在公司內部推門徒計劃,找十幾個90後,每周給他們開一次會,培養他們,讓他們成長,不斷向外界分享創業感悟。
    這些向內進化的感悟,與他判斷外界環境趨勢的思路是一脈相承的,他正在待著獵豹一起成長、進化。
    2017年*困難的時候,他去拉斯維加斯參加火人節,再度與自己對話,發現自己的很多痛苦來自於不知道真正的自我在哪裡,很多時候是被社會的眼光、外在的競爭所拖拽著,掙脫不得。
    2018年,傅盛40歲,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回溯當年,二十幾歲的他隻身來北京,當時隻有一個模糊的憧憬,覺得自己能做成一件事,如今,他已經找到了可以投入全部精力、媲美“肯尼迪月球計劃”的那件事,這是創業者之大幸。
    馬雲曾說過,一家公司不死過兩三回是不可能偉大的。創業的路上,總會有摔跤,摔得早學得早是一種心態,而核心是認知到每一段困難都有意義,隻要你可以不斷把自己歸零,重新思考商業的本質。在這一點上,從0到1,還是從1到100,沒有本質區別。
    也許極少的創始人有傅盛這樣的經歷:十年奮鬥蓄力,做成一家**化上市公司,正當高歌猛進的時候,卻歷經光鮮背後的迷茫和轉型的陣痛,然後又通過不斷思考事情的本質,重新回到一條合理且*符合事物發展規律的軌道上。這種*地反擊的信念,和突破自我的方法,或許能成為無數創業者的前路參照,抑或寶貴饋贈。
 
網友評論  我們期待著您對此商品發表評論
 
相關商品
在線留言 商品價格為新臺幣
關於我們 送貨時間 安全付款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我的帳戶 網站聯盟
DVD 連續劇 Copyright © 2021, Digital 了得網 Co., Ltd.
返回頂部